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在2011年的春天里,百度再度陷入被围剿的困局。续文著协联盟公开声讨百度侵权后,中国音像协会唱片工作委员会也在昨天向百度发出公开抗议信,称“百度一意孤行,为一己私利,为盗版网站提供深度链接,纵容盗版损害音乐权利人的权益”。在今年两会上,有代表甚至上书献策,希望百度拆分运营,以打破其强势垄断地位。

此时的百度,就像一只受惊吓的大鸟。

虽然它地盘很大可以随意翱翔;但在人类贪婪眼光的注视下,它不得不提防飞来的子弹,和地面上滚烫的油锅。

而往往,猎手和厨师在准备对百度这只大鸟下手的时候,也会先编制一套足以令人信服的理由。他们会在观众面前乔装成弱者,以博取怜悯;他们会为大鸟披上老鹰的外套,以宣示它的凶悍和恶行;经过一番激昂的预热,“大鸟”被化身成了一只人人喊打的“恶鸟”。

而与这一幕形成对比的是,国外电子商务巨头及国内众多互联网企业,正排队在百度家门口等候召见,甚至相隔千里传书主动献媚,外人眼中那是一只傲视群雄的“大鸟”。

在落魄与雄起的巨大反差下,我们对百度所面临的现状自然也很矛盾,它究竟是一只好鸟还是一只恶鸟。有人认为百度主营业务“竞价排名”是它背上骂名的主要原因,有人认为在当年三鹿事件中百度因涉嫌提供帮助而受网民狠狠谴责,是留下不良印象的开端。

而今,在一帮势利之徒的围剿下,百度这只鸟再一次被逼到了悬崖边,围绕着它的依旧是骂名,令它胆颤的还有被挑起来后如洪水般的“泄愤”。侵权、帮凶、垄断,置身于风口浪尖的百度,处境就像文革时批斗走资派。

把百度形容成站在悬崖边的一只“大鸟”,因为它足够大,引起了足够多的关注。

百度没什么官方背景,但它手握着搜索用户的依赖和习惯耀武扬威。依赖可以被改变,只要一根牙签放在合适的位置轻轻一撬。有人说百度垄断搜索但模式单一,可能这就是个撬动的支点。

百度应该意识到了这些,“竞价排名”在被多年抽脂后已体力不支。它正在尝试改变:从有啊电子商务平台\奇艺视频网站业务,再到百度输入法浏览器这些附属增值产品,可见其正试图从单一模式阴影中创出一片新的天地。然,残酷的现实从一开始就打击了它。其中备受瞩目的“有啊”,随着领导人离职,预言将撼动淘宝的豪言壮志如今却陷入颓废状态。奇艺在坚挺着,有啊被乐酷天替代,繁荣的背后是力不从心的身影。

百度落后了,不止一小节。

或许它高估了自己,蔑视了在下面承托它的人。此次文协、音协盯上百度,笔者相信只要百度敢花钱,依然能堵住他们的嘴(这是个花钱能摆平一切的社会)。不过笔者建议,这一次,百度不如放手给别人小胜一把。不然,子弹和油锅厨师将危险它的生命,不是被击落,而可能惊吓晕了掉锅里,葬送英才一生。

纷纷扰扰,没完没了!回忆一下,假如今天的百度还是若干年前的小鸟,猎手和厨师可曾把它放在眼里,非议还会否纠缠着它?

正如俗语有说:鸟大了,林子里什么人都有。。。(作者:灵戈)

灵戈的微社会http://t.sina.com.cn/lyngle


上一篇: iPhone 4已成联通3G绝杀技?
下一篇:团购网站存在“三股势力”

评论

Good.Be the first to comment on this entr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