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Ipad 是只大鳄,没人能撼动它的地位,而今成为帮凶又谁能拿它如何?2011年2月22日在北京,一例涉及ipad应用提供商“中文报刊”侵权的官司,正式被海淀区人民法院立案受理。

这单官司因牵涉到传统媒体被逼维权,牵涉到ipad这类信息终端(平板电脑)的新型侵权案而备受关注,IT评论圈称之为“2011京城媒体维权的第一枪”。

案例事因ipad软件应用开发商“中文报刊”(属北京迈思奇科技)未经新京报社授权许可,非法使用《新京报》刊载内容。事后《新京报》多次交涉,被告仍以各种理由拒不停止侵权行为。另外从ipad应用上可以看到,“中文报刊”已经在其软件中售卖轮播广告,其商业行为已经非常明显。

据笔者在网上查询到的信息,作为京城数大报刊之一的《新京报》被侵权已经不是第一次,去年就曾因浙江某网站非法转载其7706篇文章,而诉诸公堂。结果杭州中院以“应当予以分案审理”为由,导致案件至今僵持未结。对此,《新京报》代理律师苦言:“7000多次“分案审理”,我们要打30年官司都打不完,这很荒谬。”

笔者认为,律师提到的“荒谬”不止是明显被侵权还打不赢官司的荒谬,还有法律面前种种无奈的感叹。近几年,卷入著作权纠纷的纸媒和网站越来越多,而著作权方维权成本高、获赔额度低的尴尬已在此类案件中屡见不鲜。在观众眼里,传统媒体(如报刊类媒体)向来掌控着言论的传播渠道,在影响力上占居优势。殊不知在维权道路上,他们也会遭遇如农民工维权般的艰难困境。

而ipad这类新型信息传播终端,以应用为盈利主线,放任他人“赚自己的钱,让别人维权”,难道要要求《新京报》等被侵权媒体远赴美国向苹果公司交涉通过他们来制止侵权的应用提供商?这只会让维权成本进一步增加,让侵权现象更泛滥,这是媒体界的悲剧。

我们看到,一方面以ipad为代表的新一代信息终端的面世,在观众看来它是造福人类与社会信息化发展的新起点。但在利益面前,圈地为王、肆意扩张,而姑息了道德与法律最根本的底线,谈什么健康发展。

另一方面是,有关部门的不作为,在某种程度上纵容了新媒体终端的侵权泛滥。2009年以来,数字新媒体等已经进入高速发展期,平板电脑这类新型终端已经凸显出替代优势,可我们的法规工作进度却视而不见,导致时常出现拉皮推诿现象。可恶的是,至今著作权被侵犯涉及多个责任方的时候,责任归属问题却划不清。这不只是媒体维权的悲哀,更是法律本身的悲哀,法律跟不上时代—这就是不作为的表现。

当前,我们应该清醒的看到,侵权背后错综复杂的利益链,有些地方甚至权势相护,对维权工作产生巨大阻力。

以上面《新京报》诉浙江某网站为例,在证据面前当地审判机关可以以“应当予以分案审理”这种摸着法律屁股打擦边球(维护当地企业利益)。这种做法实在令人失望,就像你一个写文章的人发现某地方网站侵权了你去告他,他不理你你压根没辙,如果想较真跑到被告所在地告人家,当地机关还可能护着自家人甚至回过头来把你抓起来,告你诽谤。更别说,维权过程的高昂成本,会让你望而却步;难怪有人说“维权,是有钱人玩得法律游戏”。可见在当前的版权法规体系下,维权即便到了天皇老子面前也未必能得以终结。

现实中,在别人侵犯你的权益,你认为维权是应该的时候,实际操作时可能会把理直气壮的“谁动了我的奶酪” 改成“求求您,不要动我的奶酪”。

这时候,“呐喊”不再是理直气壮的捍卫,而是悲哀无力的呻吟。请一起反思并关注,为什么他们斗胆无视法律,光天化日之下盗抢“我的奶酪”?(灵戈)


上一篇: “过劳死”应激起SNS业者使命感
下一篇:华为中兴在欧洲打架,事发蹊跷

评论

Good.Be the first to comment on this entr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