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09-11-29

纯粹瞎猜想,联想此番回购联想移动手机业说进军移动互联网,是对外界放的一个烟雾弹,其真实意图是借联想手机业务部署其多元化发展的其中一环。所以说,联想移动业务只是一个吸引外界注意力的漂亮舞台,而舞台上表演的节目,才是柳传志布局移动业务的真正核心所在。

从目前情况来看,外界更多的把目光投向了联想图谋移动互联网上,但这其实还没深入触及它内心的盘算。老柳同志这一招不太可能是单纯的为拿回联想移动卖几部手机,赚几个辛苦钱。事实上,联想自己也心知肚明,与国外手机巨头对比起来,自己只算是个“跟班”,虽然它占据国产手机前三甲,但高劳力低附加值的现在却一直困扰着国际化路上的联想。

而近几年iPhone的持续走红人气高涨,尤其是苹果在逆势中的迅猛爆发无疑给了联想深刻的触动,卖硬件固然是根基,但从信息变革长远的发展来看,财路很明显不止在几快塑料板上,而是更多的体现在应用领域,因为比手机技术研发联想PK苹果还有很远的距离,而若借其移动业务原本在国内手机市场占有率的优势助联想意走“苹果模式”,自然成为了上策之选。

个人感觉,柳传志时代的联想相对比较具有“野性”这也充分体现了老柳个人性格特点,不按规则出牌,不受陈规。但旁观者心里也很明白,从近几期联想发布的财报来看,虽然在柳传志重新掌舵后的联想其业绩有了明显的回升态势。但别忽略了,联想近几个季度交出的成绩单还不能说明其个人电脑业务受金融危机影响的低迷状况已经得到全面的扭转。如果有细读联想近几次财务报表的人应该可以看出,联想状况的好转并非主营业务已经全面重振,事实上“好转”大部分还是联想业务重组、资源整合后省出。

再加上曾经在互联网征战的失败教训,对联想而言无疑是难掩的“陈年心痛”。买回了手机移动业务,我们都很有兴趣猜想它下一步会做什么?研发多几款有代表性的手机?这是必须的,但不是最终的,下一步,如果没猜错的话,它可能会私下瞄准几个移动应用领域的企业作为收购对象,当然也有可能建立一个独立的移动互联网公司来运作,其业务范围包括手机硬件、手机应用软件、其他互联网业务…

回购手机这一区区几亿美金的小举动,其实背后却隐藏着柳姓联想的远大图谋;作为一个有着独到经营经验的老手,柳传志不可能一心只盯着PC那几块铁板,他扭转联想困局的高招很可能体现在强大联想延伸业务方面。老柳是个道行深算的人,他的眼光相对比联想任何人都要看得远:“联想不应该是一个单纯的PC制造商,或者说联想国际化的成功战略不能仅靠个人电脑业务”。(作者:灵戈)

2009-11-22

今年是谷歌的本命年?官司年从美国老家打到世界各地。

我看大家不是对谷歌前世有仇,或许是对谷歌这个“大财团”满的溢出的美金眼红。就个人理解,不管是GOOGLE街景被全世界街坊追着跑,还是在中国深陷版权风波,这这里面谷歌必然有不当之处,但多少也有些无奈之屈。

就近期热炒的谷歌被作协集体诉讼,媒体报道并未像大众想的那样统统把矛头指向谷歌侵权,而是在中间位置,点左捍右;从网上各方评论可见,大众对这次事件的本质有个一个比较深入的认识,没有为一面之词而动怒,或者关注新闻的人都思维都大大升华了。

笔者非法律界人士,对维权只知皮毛,虽然经常也被人侵权但碍于弱民无力,只能忍着当没看见。从常规思维来审视“谷歌深陷版权门”必然是有错在先,因为未经版权方授权,擅自扫描它人著作上网这已经是一种“侵犯”他人权益的行为,然而从中国作协近期集体围攻的态势来看,这种维权态度其实已经“变味”。从作协频频提及要谷歌赔大款的姿态可以看出,作协本意可能并非想制止谷歌停止侵权,而是被人感觉他们这是借着自家地盘之势要狠狠的敲谷歌一笔,都是谷歌钱多的错,树大招风惹的祸。

做人应该有先见之明,笔者预想此番观点可能招来一番唾骂,其中一个罪名就是崇洋媚外,汗!伟大的人;说番安慰的话,祝愿作协如愿以偿。容易犯错的谷歌,要想继续在中国混就应该懂得乡情,懂得”打理关系”否则最终将赔了夫人又折兵,八方受困。(作者:灵戈)

2009-11-02

《淘宝天下》暗藏淘宝新图谋

作者:灵戈

2个月,推出当天订阅超过3万,首期发行20万份,这就是《淘宝天下》的魅力。今年9月,作为国内第一份整合网购信息资源形成的新媒体期刊《淘宝天下》正式创刊发行。事隔两个多月,这股由网购点燃的媒体时尚风仍在持续。

仅运行不到60天,单期发行量突破28.3万册,当期随刊派送的“消费券”价值也突破了10亿元人民币,预计可拉动40亿消费内需。

自创刊以来,《淘宝天下》一直被业界视为淘宝电子商务王国的又一革新亮点,它的作用除了进一步提高淘宝的网上网下的影响力、加深网购消费的渗透力外,另一个被被忽视的看点就是《淘宝天下》作为一个消费资讯平台的新面孔,以新媒体的形式出现在众人面前。而这个动作也恰恰透露出了这个网络交易王国下一步的发展谋略。

2003年,淘宝建立之初,它的使命仅仅是一个寄存在网络上的交易平台,一个买与卖的集散中心。2008年4月,自淘宝商城推出后,这个单纯的网络交易平台便开始慢慢转变它的角色,将C2C和B2C业务划分运营。至此,这个原本单一的网购平台,便成为了一个电子商务的产业链、一个网络商圈,改变了数亿中国人的逛街消费的习惯,也正是这个不经意的改变又一次悄然为网购平台的角色注入了“媒体”的新内涵。

作为电子商务行业的从业者,笔者认为,《淘宝天下》的面世,已经不仅仅是淘宝“消费媒体”角色的首演,它还将是中国传统媒体的又一次跨越,这次跨越不再是借助传统的渠道在地上走街串巷,而是将网络、媒体、消费者、购物、生活合而为一,形成一个全新媒体概念的“平媒3.0”。之所以说它是平媒3.0,我们看到除了《淘宝天下》所具有的基因,除了传统媒体元素和网络媒体元素外,还增加了一个新角色—“生活消费”。

平常我们看到的平面媒体加了个电子版就开始挂名叫“平媒2.0”,而《淘宝天下》不同于普通平面报刊和电子杂志本质的是,它自身原本就是一个全方位的消费资讯平台,而今将这些资源再结合传统与网络的联动呈现,就等于是将消费者与网络平台的互动真正意义上的带动起来,达到信息传播并直接促成消费产生。再加上,今年淘宝与央视强强联手,结合后者王牌栏目《购物街》将引导网货与传统消费品同台竞技,从而加深消费者对网购商品的认知和共鸣,也使得《淘宝天下》这个网货资讯平台有了更强劲的推动力。

由此可见,淘宝顺势推出《淘宝天下》这个媒介的载体,并非我们想象的,它只是一本承载着消费资讯的传播载体。事实上,它更深层次的战略意图是借助新媒体的手段,在改变消费者依赖传统消费品的现状,将网购商品定位为“网货”,推动形成一个兴起的“网货消费时代”,从长远来说,这对扩大深化互联网经济的内涵,将会是一个不可忽视的全新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