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10-02-25
虎年注定了一切将会来得很凶猛,2010年央视春晚的广告和收入也不例外;一台集众明星欢聚几个小时的晚会创造了近十亿的收入,也只有大国企央视有这个魄力让广告主们使劲砸钱。
往年春晚人们回味的是节目的经典,今年春晚结束后“春晚收入、春晚广告、春晚明星、春晚保鲜”的话题在各媒体迅速散播蔓延,各方评论对2010虎年春晚好像颇有意见,业者担忧春晚还能否继续红火,观众担忧春晚节目“轻品质重广告”的致命性退步是否意味着什么。对央视春晚而言这是个沉重的打击,而从往年的压轴赵本山小品到今年变成套广告最多的“春晚最烂节目”,有观众甚至发帖跪求赵本山别上春晚了;可能央视也感觉到了什么,趁老赵还没被“轰下台”之前狠狠捞一笔、趁地方台还没完全替代的时候广纳粮草?显然这时候赵本山是商业化受益者,也成了被舆论攻击的“挡箭牌”。
除了来自业者和观众的舆论担忧外,近年来地方台的围攻和网络视频节目的振兴也令央视春晚颇感压力。在往年,大年除夕夜看“央视春晚”似乎成了难以割舍的习惯,逢亲朋好友或多或少的会提及有关春晚的话题。但经过前两年地方台春晚节目的影响铺垫,2010或者我们已经开始动摇那个难以割舍的习惯,有亲戚说除夕夜手中遥控器在观看央视春晚时会不经意的想看看其他地方台的春晚节目,这是为何!“央视春晚”已经不如往年的吸引力了?地方台的春晚或者更吸引你?别想太多,观众忠诚度倾向的原因总是很简单的。
《中国新闻网》在一篇“央视春晚深陷困境地方卫视上演厮杀抢观众大战”的文章评论称:“经过25年的风雨,整个中国电视界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娱乐文化、美学标准都在改变,在这种情况下,中国电视业必然迎来百花齐放的局面。地方台春晚个性鲜明、地域特色突出,在口碑方面,有的甚至超越了央视春晚;各具特色的春节晚会,也在一定程度上,满足了不同受众的娱乐需求”。
正是在这种观众精神文化需求多元化的环境下,“轻品质重商业”变成了央视春晚的致命伤,俗话说“有钱能使鬼推磨”,“钱”能使春晚变得更具影响力、更具吸引力、更多创新力,同时也可以毁掉这个有着25年口碑的皇牌节目。我想说,观众和业界看今年春晚反馈如此多意见,对央视而言是一个“警报”,不用过多少年,如果在资源对等的情况下,即便央视春晚有强盛口碑的影响力,它能否继续稳住观众手中的遥控器,没人敢打包票。事实上先兆已经出现,我们看到“春晚”这个美好的回忆正在被一种叫“过度商业化”的病毒侵蚀。
看完赵本山的《捐助》小品、看完刘谦的魔术节目,会有一种被强奸的感觉,而凶手正是让人又爱又恨的“商业广告”。当一台原本精彩高品质的节目被强行植入过多广告、当观众被强行接受广告时一切都变了味道,我们不再讨论节目的妙笔之处,而在评批广告砸了节目的精彩;节目本身传递的信息“被改变”,观众潜意识的意愿“被改变”,更可气的是导演还嬉皮笑脸说“他们是自愿的”。是的,春晚这个神话般的“财源”正为央视带去一年一次淋漓尽致的极兴高潮,赚得满盆满贯;然而观众却被愈演愈差的节目压抑着,他们会无聊,最终可能只有用遥控器转台来自我安慰并表达“不满意”,届时亏得可不只是一次高潮后的快感。(作者:灵戈)
2010-02-02

iPad一面世,国内外业界异口同声的叫“雷人”, “iPad纯粹是iPhone的扩大版”这句话,我初步表示认同,虽然我知道这可能会伤到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先生的自豪心,因为他把iPad称呼为“苹果史上最具革命性的产品,是他在苹果最大的骄傲”,如果真是那样的话,我非常愿意诚恳说声“I am sorry, Mr. Steve Jobs”。
iPad有很强的震撼力吗?当我第一眼看到它容貌的时候,我这样反问自己;再当我看完iPad的功能的时候,我开始怀疑自己,苹果究竟在卖什么。让我们先一起欣赏一下苹果对iPad坐得曼妙描绘吧:


“iPad,这一革命性的奇妙装置将我们的先进技术尽集一身,其价格同样不可思议”
灵戈:是的,将iPhone放大后也算是个奇妙的创举,但这不是童话;或许,对您而言美金的魅力更奇妙吧,真不可思议,竟然才499美金,仅相当于一部iPhone的价格。
“毫无疑问,这是体验网络、电子邮件、照片和视频的绝佳方式”
灵戈:您是说电子相册?那个可以浏览数码照片的电子玩意?
“令人不可思议的是,我们竟能将这么好的点子装进如此纤薄的装置中”
灵戈:貌似很眼熟,这句话在发布iPhone的时候也说过吧?哦,Mr. Steve Jobs这话过时了。
“一推出,就有140000个应用程序触手可及”
灵戈:没错,iPhone拥有数十万个程序,几乎能做任何事情!哦,不好意思,套错了。
看完上面奇妙绝伦的描绘,您是否有飘飘然的感觉?反正我是有点了,不过朕定力强,勉强还能顶住,要知道被iPad雷到也是一件幸福的事。
OK,言归正传,作为iPhone的升级版,我们暂且这么认为吧。它长得确实很漂亮,苗条诱人的身材,醉人的脸蛋,想必拿在手上肯定会有一股激动,尤其是当手摸上去的那一刻(笔者还没摸过,遐想的)。回头看看,07年自iPhone面世引起阵阵骚动至今已有2年多时间,我能想象在这段时间,苹果肯定是承受了不少寂寞的煎熬;两年多时间,iPhone从美国卖到中国,期间就像炒冷饭一样,冷了又热,热了又冷,足足坚持了两个春秋,说心理话,我由衷的佩服一款小小的电子产品竟然有如此的魅力。
看着iPhone渐入冷淡期的时候,乔布斯大手一挥变出了个安慰品iPad,长方形的比iPhone大好几倍,苹果又开始“革命”了。其实想想作为一个技术创新型的企业,苹果是痛苦的,它的痛苦不是赚不到钱,而是要怎么样让用户对它保持持续的关注,要怎么样让用户对它保持期待。我们知道,当别人对你长期寄予厚望的时候,你应该持续的有所作为来满足大家对你的期望。我想苹果也是这样,iPad出现先不说它捣起了一场什么革命,起码它在一定程度上满足了用户对它的期待和关注,虽然iPad推出之后苹果股票狂跌了1.41%,但这对于用户而言并不重要。
因为用户真正关注的是iPad究竟是个什么东西?前后一看,它是iPhone的放大版,是苹果一体机的升级版(多了个触控功能)。苹果自称它为革命性的东西,如果单纯从外表和所具有的功能来看,这个表述有点牵强;但你要读读“平板电脑”这个关键词的时候,你会发现,苹果革命的不是电脑,而是电脑的用户的使用习惯;回家看到我那部又大又笨重的台式机,我是深有体会。
目前市面上销售的不管是笔记本还是台式机,终究难以离开键盘鼠标这个两个东东,因为欧美已经习惯了;但随着“平板电脑”的面世,可能我们再也不用听到敲键盘、点鼠标那嘀嘀嗒嗒的声音,也就是说平板电脑的出现彻底把我们手指关节的运动给终止了,当你只有一根手指头轻轻滑动在屏幕面板上的时候,你会深刻体验到什么叫爽,苹果就是要让你爽,而这个“爽”也就被当成了一种操作体验的革命,一种懒式的时尚,真奇妙。
记住,当有一天所有计算机用户身体机能下降的时候,一定要找苹果索偿。因为是它使得我们越来越懒,变成像虔诚的坐在上帝前祈祷的信徒,即便它把我们钱包掏空了,我们还得说一句“感谢上帝,阿门”。是的,科技的进步往往是有失有得的,最终究竟是失大还是得大,一时无从判论;但有一点,当苹果它爸抱着一堆美钞在数的时候,转头一笑最想说的肯定是”不要迷恋哥,哥只是个传说”,不要责怪哥,哥也会有寂寞。(作者:灵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