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10-07-22

  绿坝的身世:去年六月工信部要求全国销售的电脑预装绿坝过滤监察软件,但后来遭到反对,加上被发现软件侵权,计划胎死腹中。时隔一年,同是灿烂的六月,媒体爆出绿坝项目组因经费短缺,面临倒闭危机。7月20日新华社最新消息,工信部相关负责人表态,目前绿坝软件各项服务均工作正常,普及工作将继续。

  昨天和一记者聊可怜的绿坝,她提了两个问题,第一个是“绿坝”对绿化净化网络的影响?第二个是怎么看绿坝奄奄一息的未来。就这两个问题,在这里整理一下我们当时聊天的思路。

  孩子们欠管教?

  净化网络环境靠一款软件来实现太虚。维护网络环境这本身就是个社会工程,牵涉面很广,你不能指望用强权手段来实现你一箭双雕的目的。既然把“绿坝”的身份美化成了网络绿化净化的神奇软件,那么就有必要寻找网络病菌的来源,首先是管理部门的工作态度,在网络环境病态化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

  拿最近的一些事例,比如闫凤娇、兽兽、甚至凤姐现象来说,主管部门先是睁只眼闭只眼任由事态壮大,而后又站出来批低俗,骂炒作。我至今无法理解他们这么搞究竟为何,这种只靠时不时出来晃一枪是在耍猴呢,还是在等事态影响最大的时候突然把人家干掉,这样能显能耐、显作为、显出他们存在的价值吗。

  其次,别给孩子贴上坏的标签,更别随意制造渲染危机论。绿坝的初衷是为了给孩子们一个洁净的上网环境,又让父母监控他们。当然也不是说我们的孩子就欠管教,现在的家长说到孩子就提心吊胆的,生怕他去外面或者上网学坏,事实上学坏与否很大程度上在社会教育,在网络与现实社会的环境。

  你看人家美国、日本互联网渗透率极高,他们网上的成人内容、侵腐力强的东西要比咱多得多;可他们的家庭很少说装什么家长监控软件,搞什么过滤,孩子们上网的自由度非常高,根本不会被大人们管东管西,连放个P都要打报告的那种;我们也没见他们就翻天,被毒害到成不了人。

  因此,我不建议动不动就给家长灌输危机感“你的孩子要学坏了要监管起来啊”这些话事实上是在进一步激发孩子们的反叛心理,煽动性很强,其实对家长教育孩子根本起不了什么作用。可他们很乐意这么做,这样一来就能把本该是管理部门职责(创造一个良好的社会教育环境)的责任推给家长,把所有的责任都社会化,家庭化,到头来自己落得一身清闲,而且还能讨个鞠躬尽瘁的美名。

  

 

  免费过期了?注册须个人信息

  老绿坝新预谋?

  我可不太同意这位记者大侠认为绿坝是奄奄一息的说法,还有网上传闻说绿坝项目组没钱了要以倒闭来要挟主管部门,后面这个说法尤其不靠谱,项目组得靠上面供养有什么牌可以要挟的,要你死活那还不是一句话的事。反过来我觉得绿坝一直活得不错,混得也很好(已有超过2000万的注册用户)。因为它出身肩负重任、经历坎坷的关系,我认为它一直享受着蓄势立功的静养待遇。

  而至于绿坝的将来,其实剧情发展很好预测,一切也正如预料的那样:倒闭消息一放出来,孩子们将失去网上防护的气氛也跟着被渲染起来,不久后的今天领导们纷纷表态“有哥在,别怕”(绿坝项目将继续得到国家财政的支援,保护孩子们正义之举不会停止)。时至今日,意图再明显不过了,这些玩悲情牌、渲染氛围的手段,无非找个借口给绿坝正名,让曾经非议的“建坝”工程卷土重来。

  而媒体这时候的角色就是狗腿子,听指挥看手势干活。。。

  不过话又说回来,我从不否认绿坝的正面作用比如扫黄或者家长监管方面,但居于环境特殊,加上有关部门向来还没有过如此善举,这就让我再一次担忧起来,初衷不单纯过程更不可能单纯。说实在的,要是当时他们叫我花钱买这个软件来用,我反倒觉得心安理得一些;可他却一直标榜着免费让人心理忒不踏实…俗话说“拿人家手短、吃人家嘴软”,到时候应该拿什么来还呢?(作者:灵戈)

2010-07-20

  在用户眼中,不管是ipad还是iPhone,它最吸引人的是科技成果所带来的娱乐享受;说白了它们都是用户心中的一部高科技玩物。随心所欲、无拘无束的感官体验,是用户的最大追求,也是苹果产品的价值所在。

  针对iPhone4“信号门”带来的麻烦,在17日的新闻发布会上,苹果CEO乔布斯在台上亲自做了演示,说只要手握姿势位置准确,就不会影响到iPhone4的信号,他自己就是这样做的。

  其实事发以来,苹果公司一直回应“信号门”只是个案。展开调查后,我相信他也非常清楚问题所在(情况比他们所预料的要严重得多)。意识到这些问题之后,苹果第一反应会是什么?我猜测他首先考虑的是公司声誉、股价,而用户的诉求则被排到了最后。

  于是,在17日新闻发布会后,我们看到这样的报道:乔布斯强调iPhone 4是“最好的智能手机”,不存在所谓“信号门”。用户握住手机的方式对信号接收的影响几乎是所有智能手机都存在的问题,苹果客服收到的用户投诉中,与信号相关的仅占0.55%。

  而作为对用户诉求的回应,苹果这回选择了耍大牌,对已购买iPhone4的用户要么选择“戴套”,要么选择全额退机(媒体将这解读为苹果实际上间接承认了信号问题确实存在,但在新闻稿上却百般狡辩)。即便他知道这样做会伤害用户对他的痴情,因为很多用户可能并不愿意接受“戴套”或者退机的方式。

  按乔老板话“他自己玩iPhone4的时没有戴手机套的习惯,而且他手握的姿势和位置都比较准确”。换句话说,他也知道戴套玩耍会很不爽,是这个意思吧?如果是这样,那么有多少iPhone4用户能做到手握位置和姿势准确呢。当然人机互动时间长了,也可能会有比较好的默契来是实现乔布斯的希望;只是用户耐心能否坚持,以及玩耍的时候会否拘束不爽的问题而已。

  再假如用户即使得到苹果公司金钱上的补偿,但今后他将天天面对着天线信号所带来的烦恼,轻则让人郁闷,重则令人崩溃,这又有多少人能承受,我不相信苹果公司没有考虑过这些问题。而在用户一方,我相信更多人会倾向于指望苹果能坦诚产品存在瑕疵,并召回手机根治问题,让他们以后能放心欢喜的享受苹果产品带来的乐趣。

  然而,事与愿违。苹果选择了“几乎是所有智能手机都存在信号问题,用户投诉不多”的说法来为自己产品的缺陷开脱,企图以此来转移公众视线。事实上“信号门”自爆发以来,根据媒体作的调查,大多已购机或者潜在用户都对此事件的处理发出了不满的声音。(用户调查如下图)

很明显,“戴套”或者退机的处理方式,对喜欢苹果产品的用户来说实际上是一种“温柔的强奸”,这是借着爱慕之名在思维上强迫用户接受他犯下的错误,就好像他搞完了你还要你对着镜头说你是自愿的一样。事实上,苹果并非不知道手机戴套或者退机,对忠实的用户会带来什么样的情感伤害和不便,但他依旧选择一意孤行,只为保护那徒有虚名的声誉和经济财富上的损失。  当然,最终苹果处置事件的高招可能会给他挽回一些颜面或者损失,但也会令其多年来苦心经营的品德形象大打折扣;而“信号门”事件必然将成为苹果产品的一块伤疤,扯痛用户的忠心。

  作为一个全球性的知名企业,无法坦诚面对用户诉求,甚至一味的寻求掩盖过失,那么今后他只会生活在自己忧郁的世界里,让失误像滚雪球一样产生连锁反应,以致最后被用户和观众所遗忘,当然我们不希望这种杯具发生在曾经令人敬重的苹果身上。(作者:灵戈)

不喜欢长篇大论?可以和我侃微博 http://t.sina.com.cn/lyngle

2010-07-09

工商局打假、城管打假或者警察打假,能引来拍手叫好,因为他们打掉了百姓的痛恨,但这几年频繁出镜的网络打假却令人厌倦。职权管理部门打假,至少没有炒作动机、不至于因图谋不轨混搅视听。可打假这差事要落到个人头上,而且他还因此出了名,那他就可能被某种力量驱使变成一只亢奋的小狗,逮谁咬谁。

对网上越来越多的口水仗我向来反感,诸多事例证明那些喜欢揭露知名人士隐私,甚至咬着一些知名企业不放的江湖侠士多数动机不纯;网民对这种以骂取乐、甚至带某种目的假吵行为已经出现了厌恶情绪。打假人喊着说真话、让民众知情,有时却在背后搞见不得人的勾当,这绝不是我们希望看到的“打假”、所谓的崇高。

以近日爆炒的唐骏学历门事件为例,这里面可能存在误解,也可能是唐骏曾经靠撒谎来抬高自己的身价,虽然他在先后任职于微软、盛大这些企业时他表现了某些过人才干;虽然事发后唐骏及秘书先后高调宣称要起诉事件挑起者方舟子,但这并不能掩盖大众对其人品的质疑。

可就在真相还没清晰前,昨天竟然有人呼吁要唐骏以辞职来谢罪天下,我看到这消息的感觉是,某些舆论是在逼唐骏切腹以表清白。凭什么?他害人了还是违法了,在没有任何确凿证据前,任何可能都只是怀疑,很明显这里面肯定有煽风点火的操纵,如果再去人肉唐骏我估计他肚脐眼有几根毛都会被人爆出来。再说唐骏辞职了事件就能平息吗?当然不是!结果只会让有心之人趁机捞油名利双收。可见,搞事之人的目的并非为单纯的查找真相那么简单。

尤其是涉假的口水仗,圈里的规则是草根K名人,或者名人K名人的干架,在外界看来都有一个共同点,彼此知名度大幅提升,甚至成为大众崇拜的伪偶像。最终还可能演变成打手,受雇于某些利益集团操控,对一些人或事动刀,而从中获得自己的好处,这是最直接的获益方式。这种事并非危言耸听,前几年某杀毒软件就曾被爆出雇佣打假人士攻击对手,最后证实那是一起冤案。

回到“学历门”事件,也有人猜测,这是唐骏近年来太高调惹的祸,事实上在他从微软出来先入盛大、后天价转投新华都,就在他“打工皇帝”名号又一次镀金的同时,也激发了某些人对其内幕的好奇。(据媒体报道唐骏当年受聘新华都,其转会费高达数亿)

再例如,某网络打假人,连续几年逢315前夕都会转转于各地,高调出现在媒体镜头面前,扯上一些知名的电子商务企业灌于作恶之名推上舆论浪尖。笔者曾多次拜读过他们的观点,无非是生硬塞上的莫须有罪名,然后再一番穷追猛打。事后多年,他们的所谓打假并没有改变什么、翻开所谓的罪名也难以经得起查验,我们能看到的只是这些人的啤酒肚越来越大了。

从这些事例来看,不管是唐骏与方舟子PK学历门事件,还是后面的涉嫌为利打假,我的看法是“不怕打假就怕假打”(意思是不为真相而为私利的假打应该被声讨、清清白白只求真相的打假应该被声援)。其实,我们担忧的是,现在不少所谓的“网络打假人”其实就是在搞“脱衣舞秀”,惯用的手法是先对别人灌以作假罪名,然后扒了对方的衣服取乐,而他自己则在一旁边享受着崇高的赞许、边捞取其中的好处,有的甚至受人指使满街吆喝,这就是当前大多打假人的原型。(作者:灵戈)

出版社对唐骏《我的成功可以复制》一书出具的刊误声明

>> 我的更多文章
2010-07-07

  央视《新闻1+1》揭露中国移动乱扣费一事,我总结了他应对类似事件的三大定律:

  1)推脱责任,先称不知情,然后找个背黑锅的替罪羊来装裱自己的清高无辜的君子形象;

  2)把用户当傻子,但凡被揭露内幕,立马对外称将严厉整顿而后不了了之;

  3)极速覆盖舆论,通常黑幕曝光后,负面报道会短时间内消失;财大气粗可一手遮天,我是国企我怕谁。

  而且事实也证明,以上几招非常管用,尤其在特殊政策的庇护下,甚至可以肆无忌惮变本加厉。去年移动被央视315爆出滥发垃圾短信、贩卖用户信息一事,涉事责任人处理和等等,至今仍是个谜。笔者当时曾多次致电工信部要求公开有关处理信息,结果却遭遇世界杯,足足被踢了好几回,花了十几块电话费,最终以零蛋告终。

  所以今天他们完全可以故伎重演,继续以“忽悠”的方式来处理丑闻,以致我不得不再一次相信“被安抚”、“被淡化”的机率比他扣错费要高得多。

  对于这种接二连三触犯基本商业道德,甚至违法的行为,他可以不思悔改。既然还以高傲的用双倍返还来戏弄用户,可见其嚣张堕落到了何种地步。街边摊卖西瓜还假一赔十呢,堂堂一个数千亿身价的国企,垄断着几亿的用户,如果被投诉则返还几十块当没事,这不是对用户侮辱又是什么?到目前为止,没人敢去调查统计那些没被发现那些的误扣差价会达到什么规模,因为除了管理部门和企业自身,根本不可能出现所谓的第三方监测。

  为此,我有理由相信,爆出电信运营商内幕和潜规则将成为央视每年至少一次的踩线大扫荡。

  经过多年实践已经多次证明,靠官企相互监督的陈旧管理方式已经明显不能满足手段多变的商业违法行为。如果相关职能部门依旧袒护而不动真格出台相应的管制措施,尤其对运营商触犯用户权益的行为不加以从严从重公开惩处,就不可能从根源上压制他们乱来。

  另外,站在用户角度,个人并不建议坐等观天等待环境好转。因为我不认为这种事情是仅仅有关企业通过控制XX系统来实现不可告人的利益目的。而是这种卑劣的手法早已经演变升级为侵腐某些垄断企业起码的社会良知和商业道德,甚至已经严重损害了国有企业的良好形象。

  经过这几件事,灵戈想在这里号召一下,大家有事没事常翻翻自己的手机消费清单,发现问题第一时间保留证据,并本着实事求是的原则,在网上在你可以表达的渠道大方宣扬,个人不太推崇什么用什么法律手段维权,原因众所周知。

  之所以这么倡导,不是要大家靠所谓的双倍返还发财致富,而希望借助舆论团结更多的力量迫使那只欺盗成瘾的黑手有所收敛,当然有本事把那只手彻底砍掉自然最好。(作者:灵戈)

 

  相关文章

  为移动草拟《央视曝光问题调查结果》新闻稿

  现在对移动发责令 是不是晚了些?

2010-07-06

  广电总局有领导说要“封杀”凤姐小沈阳,凤姐听了很不高兴,气势汹汹的反驳问:我是网民一个贴一个贴顶起来的网络红人(意思“她是民选的红人”)凭什么封杀她?在她的回复中,最具争议的一句是“是社会低俗,不是我低俗”,转过头来我也想问,到底是社会低俗还是凤姐现象低俗?

  其实这篇文章的标题,我原本打算用《谁让凤姐小沈阳上“头条”?》后来想想还要跟着凤姐小沈阳的低俗思维,或者这样能更好的摸索其中的一些问题。我曾经在博文中说过“网民观众很贱”当然这不是在骂人,而是现实互联网世界的一个比较普遍存在的现象的一种比喻。

  借一点时间,说一下网民那些事。网民是做什么的?他们是互联网经济的缔造者,是互联网发展的基础推动力,也是在网络群体中的弱势者。同时,在互联网社会出现邪恶面的时候,网民的角色也变成了“炮灰”、变成了“被”利用的可怜群体。

  回到原题,广电说小沈阳、凤姐走低俗路线,影响大众的精神价值观。反过来,我倒也想问问广电,什么叫低俗?是低俗可怕还是不作为的纵容可怕?

  和小沈阳和凤姐这种低俗相比,各地方电视台变着法的传播假广告、假爆料、假舆论;还有已经多次报上电视节目的X兽、闫X娇视频艳照门全世界都看着有炒作嫌疑,这种涉黄涉炒的行为怎么就没人去管呢?这难道不比前者的低俗更严重、影响更可怕吗,为什么他们就不叫“低俗”反而变高尚了呢。

  再说,作为广播影视内容的管理部门,自己部门的事都没管好,有什么资格跑人家门口指手画脚。还真好意思,冠冕堂皇的灌称“打击低俗”。只是碍于我们不喜欢较真,有时候也没办法较真;要真追索起来:问题根源在谁?管理责任在谁?谁应该真正对这些“虚假低俗”的影响扩大负责?这不得不令人质疑。

  我的看法是,“凤姐走红”现象,这不只是凤姐的杯具,思想价值犯贱、个传播体所充斥的信息基本呈堕落化趋势,也许一切并非凤姐所愿。这也是网民的杯具,眼睛只盯三个点,当苍井空和范冰冰同时出场,你会先看谁?这种“看法”在某种程度上其实是决定了大众接受信息的取向。

  这种倒退的文化,正在攻击并侵腐着大众对良性道德概念的基本底线,有的甚至已经失去了明辨是非的本能,变成了思维被遥控。这难道不是我们纵容、不作为的管理和环境所造成的吗。何不用耍嘴皮子的功夫来做点实事,让供奉尔等的子民们,真正的享受一番高素质、国际领先的国民教育。

  凡事别着急定性别人低俗(也许你也有呢),多反思、多自检自己是否有某种潜移默化的转变(就子民而言)。从目前低俗现象频发又封而不止的问题,我们有没有“反低俗”的防护教育,有没有建立“反低俗”的规制?在视利为命的社会价值观内,又该如何反低俗?请领导谈谈!(作者:灵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