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11-03-28

作为一个偶尔的写写字的普通网民,我只能说,我们的祖先智慧的创造了美妙神奇的文字,今天它却不幸的成为了纷争的制造者。

 
就近期闹得摆渡文库侵权一事。前几天,摆渡发声明称:对作家造成的情感伤害表示抱歉,并会在三天内完成侵权文库作品的删除;布告中还强调表示“摆渡文库是免费文档分享平台,此前没有任何广告或盈利”。

 
然,我们看到的是,摆渡从开始就没放弃过从中获利,此前与某品牌电子书等数字终端阅读平台的合作,就足以表明它的声明阐述牛头不对马嘴。
 
我是幸运的,据查个人只是小量的原创博文作品被收入百度文库。虽然也是未经授权同意,但我深知,它这是给鄙人面子,抬举我。

相比很多靠码字为生的作者而言,个人遭遇只能算被强吻,还没到被脱裤子耍流氓的程度。

 
有生以来,个人一直以为身处在一个法治社会,身处在一个可以讲道理的国家。

但我们如果发现侵权的“潜规则”可以替代律法,甚至可以替代基本的商业道德,那么我们应该识相的放下反争,回家闭门思过。

 
很简单,因为你不能去要求社会适应你,而要磨练自己来适应这个社会。
 
也就是说,在你思想深处应该明确:在理法面前输了,那么错的肯定是自己,而不是别人。
 
同理,文著协的谴责和作家们的油盐祈求,并不能体面的得到什么,虽然你是在理方,是合法的权益拥有者。
 
面对一个市值400多亿美金的巨人,也许他缴的税额已经足以让有关部门看在GDP政绩上,而对他网开一面。不然,受侵权的作家们也就不会求法律维权无门,而悲哀的乞求让他赏口饭吃。
 
多年前淘宝封掉摆渡爬虫,已经成功的做出了预言,通过律法途径追究只能在不得已时为之。因为在我们今天身处的商业社会里,律法维权不是一般人能玩得起的利益游戏。

 
不如通过经济制裁手段,我们看到几大电商企业已经表率,停止在摆渡的广告投放,减少对摆渡的依赖。

从所看到的来说,美国也是这么干的,而且他的经验告诉我们,这法子很有效。

 
摆渡,请记住:水能载舟亦能覆舟,做人不能太CNN!

 
微博:摆渡:侵权后删除,不算侵权;XX:完事后穿回衣服,不算强@奸。
http://t.sina.com.cn/lyngle

2011-03-24

说起来很不好意思,是我们对每年一次的央视315报道寄予了过多的期望,难免他们也有压力。

315晚会后,笔者曾在微博上呼吁“别仇视网秦,不要痛恨国美”,个人认为他们属于利益战局的受伤者,或者说是他们还不熟悉潜规则道上的规矩,交了一些学费。另一条微博是“今晚出境的,估计明天得失业了”,即有时候媒体镜头就好比无影的利剑,可以挥舞社会正义,也可能杀人于无形中;这些就是我们能明显看到的315战役的成效。

央视它不是执法机关,也不是消费者权益保护的代言人(严格意义上来说,消费者没有授权它这么做)

但这么多年来,它一直矜矜业业做着超出职业范畴的事(某种程度上来说,它已介入执法机关的工作)

当然,应该先阐明的是,315报道的初衷是美好的,工作是扎实有力的,成效也是丰硕喜人的。

看当前国内的消费环境,连卖猪肉的都有潜规则-短斤缺两常见;何况315削倒的只是一层皮。也许官方资助这台晚会的目的就是建立一条给消费者疏解怨气的“排泄管道”,而非根治顽疾。

经过这么多年的历练,我们现在看到的“315报道”这台维权义演,已成了企业攀附的公关平台。作为消费者难免纳闷,每逢晚会观众呐喊助威,迎来的却是老板们踏破门槛向某些媒体慷慨纳贡。想想:当猫接受鼠的纳贡 并且同意和对方混一窝的时候,会发生什么结果?再试问消费者在这台义演后又能得到了什么?-妈妈们依然奔波在去香港澳门去抢奶粉的路上。。。

我们知道消费行业潜规则的存在,大多是建立在侵害消费者利益的基础上。这些潜规则有的刚滋生,有的已经盘踞数十年之久,你说有关部门没发现,那是假的。所以有胆就捅深一点,捅进官场捅断官商勾结的脐带、捅进坑害消费者那些潜规则的命脉。要么别捅,削皮见血不致命,镜头暴力后果悠然和谐,伤了观众的视力,无益。

而经过多年的灌输熏陶,作为消费者的我们,对媒体的曝光太过于乐观、过于依赖。从某种层面上来说“消费者依赖媒体维权,已成当下社会管理缺失之潜规则”。

靠媒体如何能消灭潜规则?大中国正在推崇和谐,潜规则等种种伤害消费者利益的行为虽然与当前大环境格格不入,可也有人无视潜规则,甚至把它当作一种推动力。比如通信运营商收话费按分钟算,即便你打不够一分钟也得掏一分钟的钱,这种看似不合理的收费 却有法规依据,在为运营商增加收入的同时也为国家多纳税做出了不可磨灭之贡献,从上往下说这是取之于民用之于民。

消费者权益,是门大课题;事关国民教育、法规进步、监管实施、企业自律。西方国家花了近百年才完成的世纪大工程,在拥有13亿人口的国度,你奢望一晚上能消灭,那纯属痴人说梦话;媒体的报道顶多只能算作是告知或者指引,它可以明察暗访但不能代替执法机关去办事。换句话说曝光只是领导台面的闹钟,行政机关不规定,执法机关不行动,公信力不起作用,再多消费者参与呐喊助威都是白搭。

执法机关应该干的事,你不能干。执法机关没干好的事,你更不能干。在这一点上,不管是媒体还是消费者,你都不能跨越。当然,还有一个途径是通过考公务员,进入执法机关来实现正义的伟大理想。

回过头来看,其实丑闻曝光有好的一面,但更多时候就像在挑逗乌龟,你逗一下它的头就缩回去,你走开,龟头又会露出来。

即便,你狠出手把它头给砍了,在以为已经根绝的时候,保不准过几天,它换个龟甲又重出江湖了。就像某些部门推脱责任找借口一样,一天一个马甲,一天一个说法,你永远都转不过来(防不慎防)。(作者:灵戈)

2011-03-21

315报道堪比核辐射,不管泄没泄出来的,都能引起一片恐慌。

这几天跟在央视的屁股后面,整理了媒体对团购类网站的公审划类,个人简称其为“三股势力”。

以美团网为代表的好人派:在央视等媒体的偏爱下被包装成了行业的楷模、正义的象征。利用一个强势媒体的宠捧,将自己从一个负面派脱胎换骨变身成了一个引导行业改革的代表。但笔者觉得这里面依旧充满着深不见底的潜规则,即便他已经被判为好人,也一样难逃质疑。只要他是带着商业利益优先的前提去改革,称之为好人都有点牵强。比如雷锋,你说他是彻头彻底的好人吗?个人不这么认为,因为他也代表了某一群人的利益,带着某种裱装的形象示众。真正无私心、无利益、无群体代表的好人,还只能算是好人的初级入门生。

以拉手网为代表的坏人派:有人说拉手广告砸得太猛,投资人太着急了,走了一些歪路,引起观众不爽,引起同行红眼。就像网秦一样,近发大财的关键时刻,被当头一棒砸了数年的辛劳;当下大事不妙,狗仔队紧追不放,将其掩着盖着的潜规则捅了个底朝天。拉手是坏人吗?商人以利益为天职,赚大钱的,在外界眼中都不是好人,尤其是赚钱赚红了眼的商人。笔者相信拉手网老板吴波,本意没想通过走歪道来谋取利益,当然美团等好人派也如此。只可惜兵马万千,决策与执行过程中,经手人各有所思,就难以避免湿鞋。

但笔者更愿意相信“知错能改的还是好孩子”。当然这种改正必须是从内心到行动,并坚持下去让用户切身感受得到的。

以部分鼠网为代表的小人派:他们可以为蝇头小利不惜放手一搏,甚至打破商业道德的底线。以游击队的方式游走在利与法的暗道,如过街老鼠在躲闪中求生存。可还别小看了他们,巨头吃不了的他们能吃,大头钻不进的,他们能挤,在真真假假的伪装中。但我们很清楚,这个社会不管是虚拟的还是现实的,依旧需要小人派、需要坏人的存在,不然超人这些维护正义,铲恶锄奸的使者就没有了存在的价值了。因此小人派的存在也是有它的价值,一种行业的发展更需要小人派在漫骂声中支撑起其中的伟大。

总的来说,当下团购网站“三股势力”的存在,给我们带来的更多是警示。虽然他们抢地盘厮杀总会意外伤及消费者权益。但从另一方面来说,这也是国内互联网的“特殊国情”,媒体紧咬不放和团购网站间相互的厮杀与拼抢,在一定程度上是推进了这个领域的规范与进步。所谓兵不打不精,刀不磨不利;如果跌倒的人,不能在原来的地方爬起来,不能从中吸取教训革新改面,那么他就不配存在,不配宣扬所谓的服务和责任。(作者:灵戈)

2011-03-17

在2011年的春天里,百度再度陷入被围剿的困局。续文著协联盟公开声讨百度侵权后,中国音像协会唱片工作委员会也在昨天向百度发出公开抗议信,称“百度一意孤行,为一己私利,为盗版网站提供深度链接,纵容盗版损害音乐权利人的权益”。在今年两会上,有代表甚至上书献策,希望百度拆分运营,以打破其强势垄断地位。

此时的百度,就像一只受惊吓的大鸟。

虽然它地盘很大可以随意翱翔;但在人类贪婪眼光的注视下,它不得不提防飞来的子弹,和地面上滚烫的油锅。

而往往,猎手和厨师在准备对百度这只大鸟下手的时候,也会先编制一套足以令人信服的理由。他们会在观众面前乔装成弱者,以博取怜悯;他们会为大鸟披上老鹰的外套,以宣示它的凶悍和恶行;经过一番激昂的预热,“大鸟”被化身成了一只人人喊打的“恶鸟”。

而与这一幕形成对比的是,国外电子商务巨头及国内众多互联网企业,正排队在百度家门口等候召见,甚至相隔千里传书主动献媚,外人眼中那是一只傲视群雄的“大鸟”。

在落魄与雄起的巨大反差下,我们对百度所面临的现状自然也很矛盾,它究竟是一只好鸟还是一只恶鸟。有人认为百度主营业务“竞价排名”是它背上骂名的主要原因,有人认为在当年三鹿事件中百度因涉嫌提供帮助而受网民狠狠谴责,是留下不良印象的开端。

而今,在一帮势利之徒的围剿下,百度这只鸟再一次被逼到了悬崖边,围绕着它的依旧是骂名,令它胆颤的还有被挑起来后如洪水般的“泄愤”。侵权、帮凶、垄断,置身于风口浪尖的百度,处境就像文革时批斗走资派。

把百度形容成站在悬崖边的一只“大鸟”,因为它足够大,引起了足够多的关注。

百度没什么官方背景,但它手握着搜索用户的依赖和习惯耀武扬威。依赖可以被改变,只要一根牙签放在合适的位置轻轻一撬。有人说百度垄断搜索但模式单一,可能这就是个撬动的支点。

百度应该意识到了这些,“竞价排名”在被多年抽脂后已体力不支。它正在尝试改变:从有啊电子商务平台\奇艺视频网站业务,再到百度输入法浏览器这些附属增值产品,可见其正试图从单一模式阴影中创出一片新的天地。然,残酷的现实从一开始就打击了它。其中备受瞩目的“有啊”,随着领导人离职,预言将撼动淘宝的豪言壮志如今却陷入颓废状态。奇艺在坚挺着,有啊被乐酷天替代,繁荣的背后是力不从心的身影。

百度落后了,不止一小节。

或许它高估了自己,蔑视了在下面承托它的人。此次文协、音协盯上百度,笔者相信只要百度敢花钱,依然能堵住他们的嘴(这是个花钱能摆平一切的社会)。不过笔者建议,这一次,百度不如放手给别人小胜一把。不然,子弹和油锅厨师将危险它的生命,不是被击落,而可能惊吓晕了掉锅里,葬送英才一生。

纷纷扰扰,没完没了!回忆一下,假如今天的百度还是若干年前的小鸟,猎手和厨师可曾把它放在眼里,非议还会否纠缠着它?

正如俗语有说:鸟大了,林子里什么人都有。。。(作者:灵戈)

灵戈的微社会http://t.sina.com.cn/lyn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