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10-04-23

  刚翻了一下博客,我从2008年七月份到现在一共受“苹果泄露”传闻挑逗不少于10次,被真真假假的苹果新产品消息欺骗更是数不胜数,可见和很多人一样,性情单纯容易受“传闻”潜规则。

  近日我又被媒体的爆料挑逗了,该消息称苹果工程师格雷•鲍威尔(Gray Powell)在酒吧不慎丢失新一代iPhone的原型机,密照被大肆曝光。后经苹果官方证实,遗失的iPhone确是未发布的原型机,而某高管表示苹果内部一直建立有完善的保密制度,矛盾。

  虽然几乎可以肯定,苹果大多“泄露”传闻都被认为有炒作嫌疑,但依旧有人乐此不疲的扑上去探个究竟。同时,来自泄露的种种神秘感和观众的好奇心,也为苹果多款新产品创造了令人羡慕的销售佳绩。

  更为难能可贵的是,时至今日,苹果的泄露传闻并没有停止,广大观众听众依然好奇。在这些追随者中,还有个奇特的不一样,在GOOGLE搜“苹果泄露”找到205,0000条结果,在百度搜“苹果泄露”却查出452,0000个结果。

  简单的分析一下,百度用户仅以中国网民为主,找出来的泄露信息好像不太可能比google多?依个人初步判断的结果是,国内网民更喜欢“苹果泄露”。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苹果摸准了用户的心态玩起了调戏,而网民则由好奇围观变成习惯被调戏,基本平衡了某种供需关系!

  苹果有令人尊敬的创新力,但一些比如刻意以神秘调戏网民,最终诱使用户为其暴利买单的操作手法,已经令用户感到不爽。国外有媒体评论,称苹果新产品ipad推出至今已吸引了超过50万的购买者,这些人在渴望得到和得到的那一刻是兴奋的。但最近不少新用户反映,他们带ipad回家后就失望了,这玩意的功能适应性和它的价格不太匹配。

  很明显,这是苹果在产品行销过程中充分挑动并利用了用户的好奇心,在事发之前使尽各种招数让用户处于极度饥渴亢奋状态,为其产品开闸销售制造狂潮效应。随着竞争和威胁的增多,苹果的行销策略发生了某种改变,原本善意的挑逗变成了利用,变成了一种戏弄。

  扭头看看微软,以前一套Windows可以卖到好几千块,每次新产品正式发布前也用“调戏策略”大面积铺下“泄露传闻”;随着用户好奇心的消耗还有失落感的缠绕,这也就意味着暴利神话的终结。相信苹果迟早也会有这么一天。上帝关顾的有效期是有限的,用户的选择在不断扩展、对手正日夜兼程的渗透,“叛变”只是时间问题。(作者:灵戈)

2010-04-19

       论坛时代,我们见识了网民群起的希望;博客时代,我们见证了个人变主角的渴望;微博时代,正在实现每个人的神奇和梦想。所以说,互联网的缔造者,也是互联网香火延续的主事者,贡献不只企业而在网线接口那端,那一个个不知名、不起眼、不知所为的个体网民。

       从社区论坛跟帖到个人主页、到个人博客、再到今天的微博,网民经历了围观者、小小玩乐者、舆论导向者、新闻创造者几个看似重复却深藏变革的互联网成长史。这里面新浪让博客高潮迭起,腾讯把QQ社区互动做到了极致;网易做过一个专题叫《无跟帖不新闻》,它描述了网民个体作为跟帖者的伟大成就,也肯定了网民(用户)创造互联网的神奇功德微博让草根网民更有尊严

       从一个草根、不知名网民到今天一再创造互联网传奇,他们是英雄,跟帖年代他们默默无闻,个人主页时期他们自言自语,博客时代他们成了公众人物,造就了如徐静蕾、韩寒等一批原来不为人知的“网络明星”;其中还有搭顺风车的芙蓉姐姐、凤姐、犀利哥等“大牌人物微博让草根网民更有尊严”。

      2010年,Twitter模式微博的兴起让我们目瞪口呆,在微博时代的网民动向中我们发现了几个奇特的现象:

     博客是星微博是民,也就是博客借用传统名人、精英的知名度,把自己推向了顶峰;而微博则更多在靠草根不断掀起高潮,虽然暂时国内微博还没Twitter的影响力,但数亿中国网民已经用行动和声音展现了它的潜力。

     能博客未必能微博,自新浪、腾讯、网易、搜狐、凤凰网等相继推出微博服务以来;我们看到的主角不再风流名人,而是每一个网民(草根);徐静蕾、韩寒、甚至芙蓉姐姐等,并没有在这里大出风头,革命的重任又一次落到了草根身上。

     草根突起明星垫后微博让草根网民更有尊严明星爱耍大牌、明星很忙没空微博、明星规则太多不再神秘,诸如此类种种原因导致在微博世界,人们把对他们的关注度转移到了自己生活身边,贴近现实。

      赵本山说得好微博让草根网民更有尊严“你白云是什么名人,那就是个人名”。微博社会里面,事件面前你是焦点,事件背后就是一个人、一个也需要吃饭睡觉的普通人。《中国日报》三月份发了篇报道,标题为《微博娱乐时代明星去神秘化偶像将死?》我觉得偶像将死后面的微博让草根网民更有尊严问号,如果在2000年可以放着号召大家沉思,但今天没必要存在了,它可以改为顿号!说明你可能是传统明星,但未必是网络偶像,明星可能把网络当成第二战场,但个体网民未必把他们当偶像群体倾倒,就是这么回事。

      有人担心,微博的强势兴起会不会把博客给革命了微博让草根网民更有尊严。这是在我3月12号一篇文章《终于想通了为啥”围脖”》所提到的话题。今天再扯回来。我想说微博不会革了博客的命,微博的出现,可以看成是网民群体的再一次分化归类,就拿自己来说,以后我可能更多的去泡微博,但我不会丢下博客,另外有些人也可能会丢掉博客玩微博,当然最终两者的格局肯定不一样,微博占上风这将成为一个必然。

     信息时代,传播的内容某种程度上决定了传播速度,决定了传播体的意识形态,微博简短的话语其实就是在提高互联网信息的传播速度,满足大多数发现者的转播需要。

      网民信息传播需求创造了微博,发起革命;他们不再愿意满足于崇拜,不再像一只无头苍蝇而是自己在决定倒向;由舆论的跟随者,变成舆论的主导者,这就是博客向微博过渡的本质。

      而且我深信,虽然witter创立微博,但中国的互联网企业会把它做得更强微博让草根网民更有尊严,会让中国微博影响力超过Twitter微博让草根网民更有尊严。姚晨一个非大牌的演员,正以140万粉丝傲居新浪微博人气榜首;按知名度排,我想她在圈内还算不上一线明星,但在微博她身居榜首,有足够的理由向传统娱乐圈的同行傲笑“姐是老大”。(作者:灵戈)

 

2010-04-11

  目前“Facebook入华”只是小道消息,最终来不来、何时来还有待官方发话!但前几天媒体爆出消息后,行业评论人士几乎一边倒的表态,不看好Facebook入华之举,着实让人琢磨不透。

  Facebook头上光环笼罩,2004年2月4日上线,短短几年时间跻身全球最大SNS(社交)网站,目前估值超过100亿美元,运营模式与国内的QQ社区、开心网、51等相似似。2008年,香港巨富李嘉诚投资1亿美元入股Facebook,同年Facebook推出简体中文版,之后由于不明原因,国内用户至今无法访问Facebook。

  近期,随着Facebook入华的话题再度掀起,Facebook能否适应中国市场,Facebook能否继续在中国演绎它的美国辉煌,这一切引起大家极大的骚动。关于Facebook入华,行业评论大多不看好的论点,笔者倒觉得:从目前国内互联网格局形态和用户需求来看,Facebook入华并非一无是处。

  1)国内互联网与国际市场融合中遇到坎坷,Google出走Facebook能否补上这个空缺,当然还是敏感话题;

  2)除少数外,国内大多SNS网站高潮后近来陷入停滞不前的困局,脸谱的到来能否搅活这潭水,备受关注;

  3)作为一个位居全球网民最多的互联网市场,行业仍缺少国际级巨头共舞,甚感创新乏力;

  4)网民渴望融入全球互联网与世界各地网民互动,中国目前接口还不活跃,以致供需失衡寂寞缠身;

  5)网民价值尚未得到充分挖掘,我们需要更领先的运营模式,需要国际级巨头共同开发。

  纵观以上几点,最大的问题还是在如何“盘活”用户这一根源上。目前网上的氛围表面很活跃,其实内心很寂寞。活跃是因为有庞大的量在活蹦乱跳,扩大了市场空间,产生了流量创造了很多潜在价值;寂寞是因这些价值并未被很好的挖掘,以SNS为例,大多网站均对外宣称自己的注册用户已达千万级,流量位居某领域榜首;但用户活跃度和盈利模式则成了尴尬话题。由此可见,我们在产品应用、模式延续创新方面仍相对乏力,我们学会了复制却不知如何粘贴;最终把用户变得越来越花心,那新鲜往那串,难以沉淀下来。

  当前国内与Facebook模式类似的网站,除了腾讯QQ社区可以傲视外,其他几家均相对比较沉寂。近两年随着增值应用如农场牧场这种社交游戏的大热,许多SNS网站指望咸鱼翻身一夜暴富,现在看来大多革命还未成功。

  所以,Facebook的进入在某种程度上是网民所需,更是市场所需。但如果简单的从Facebook的运营模式来看的话,我们还替它担忧。首先,国内同行众多,它能给用户给行业带来什么新玩意,中国网民面对其琳琅满目的增值应用能会否买账?其次,虽然有MySpace频繁转型、照搬美国模式的前车之鉴,但也没人敢担保Facebook不会重蹈覆辙。(作者:灵戈)

2010-04-08

        近日在群里聊起国家队进军电子商务一事,有哥们安慰这是好事,行业做大了大家才能分享更多收成;也有哥们口上淡定自如说还成不了气候,但言语中却表露出了某种担忧。

        电子商务国家队,到底是羊还是狼,它的出现给行业带来的是喜还是忧,这一切现在还只是茶余饭后的闲聊。虽然,当前电子商务大部分市场已经被淘宝、拍拍、京东商城,及最近动作频频的当当网所瓜分。而对业内来说,国家队大军的介入在某种程度上依然如狼来了一般令众人惊恐,这种现象的出现是大家在质疑自己的竞争的实力,还是多余的担心?

        事实上,现实社会中,国家队一直是最强大最具实力团体的代名词;在我们的意识形态,和现实市场中它仍旧拥有最具竞争、最大资源优势的进攻力,这样看来业内骚动的缘由也就不言而喻了。

        据万瑞数据发布的报告显示,2009年电子商务零售总额超过2500亿元人民币(2010年有望翻番达到4000亿);万瑞数据分析师于明认为:“国内电子商务业的蓬勃发展,为金融危机下的中国经济复苏和扩大内需战略,贡献了不可忽视的拉动力”。显然,前几年我们还在预测电子商务需要多久才能成为消费的主流,今天它已经成型为互联网经济缔造的主力,而且随着这个经济板块发展的逐步深入,一场网络消费者市场的争夺战已经喷发。

        这两年,网购消费维权、网购市场规则的制定等问题,频频出现在大众的话题中。从现实层面来看,电子商务国家队的成形有望成为推进网络消费市场的制度化的领头人,而这对中国电子商务市场来说应该是一个利好消息,它对推进中国网络消费市场的进一步发展必然有着革命性的意义,个人相信它(国家队)的利好一面仍会得到消费者和业内所拥护。

         但,国家队并不是来开斋送饭的,它的组建不会单纯的在带头制定规则工作后洗手撤出;尤其当前市场在淘宝等平台占绝对优势的情况下,有关部门并非沉寂在喜悦中,而是出于一种焦虑的状态,电子商务如此庞大的市场,关乎全民消费经济命脉,它有可能放由民营军掌控吗?

        近日有媒体就直白的道出期望,希望国家队不介入电子商务。这个期望其实有点天真,但可见大家内心更多的是担忧。作为业者,个人希望国家队是行业规则的领头羊,而不是市场空降的垄断者。有太多实例证明,在国家队控制的领域,市场的发展空间和潜力将会被限制,被压缩。如果真有心想让这个行业有活力,有创造力的发展好,建议洗洗睡吧。

        在目前看来,有些观点是杞人忧天。国家队的进入电子商务领域可能没有想象的那么凶猛。首先它的平台渠道建立需要时间,而且也需要民营企业的支持;其次国家队难以做到遍地开花,难以吃下各种网购类目。

       正是如此,也许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复杂,也许我们也可以寻找到折中的方式,让民营军和国家队和谐共处;但作为民营大军,他们内心是害怕被吞食的,这还不是最要命的;我看关键还是在于资源和政策的公平体现,最终能否实现,我们拭目以待。(作者:灵戈)
 

 

2010-04-05

        前两年,上网找对象是个热门的话题,甚至大有全民网婚之迹象。时至今日,这股热劲已经渐渐冷淡,昨天和一位媒体朋友聊起“婚恋网站”话题,她问我怎么看“网婚”,我才突然想起,好久没“昏”了。


        婚恋网站顾名思义就是奔着结婚的目的凑一块的,说白了就是“相亲”。它不同于交友网站那种靠“泡”来凑合。随着互联网应用面扩大,按理说对于婚恋网站这个领域应该是兴旺之兆才是,然而我们现在看到的大多婚恋网站却犹如走入了一条狭窄胡同,只能勉强挤着走。

婚恋网站为何被淡忘?


       或者应该这么理解,淡忘婚恋网站,不是人们不接受网婚,而是不接受通过网络闪婚,同时也因为这个平台能起的作用越来越小了。事实上,在网络上寻觅恋人的势态并没有减弱,相反已经越来越成为异性网民互恋的主要通道,但培养情感的平台并不在婚恋网站,而是选择了另一个途径。打个比方,小A在某婚恋网聊了个MM,当他们建立了一定的互信后,就会选择挪窝转到比如QQ等一些固定便捷的沟通平台去培养,而所注册的用户ID也因为这样渐渐的进入了冬眠状态。


      和上面的观点互联起来,婚恋网站走入窄胡同的缘由也就不言而喻了。产品服务创新跟不上网民情感的需要、为婚而恋的目的太明确产生了压力,是导致问题的主要根源。

婚恋网站的出路在哪?


      在考虑婚恋网站出路之前,我想有必要重新审视一下“婚恋”这个名词,是先婚再恋呢还是先恋再婚。凡事都有个循环渐进的过程,你不能强硬要求用户去婚而不恋,这样会增加民政局离婚办事员的工作。另外,“恋”与“婚”两个阶段应该区分对待,不同性质状态的感情应该有不同的培养空间;人的思想是会改变的,你不能总要求人家在一张椅子上把谈恋爱结婚生孩子的事都给办了。


      再一个是产品服务的创新,中国人恋婚是有传统情结的,五千年的文化根基不可能一两年就颠覆,SO 不能老套用外国人那一套来搞,走符合中国国情特色的互联网发展路线,这个基本方针坚持一百年不能变。


      最后,唤醒沉睡的婚恋网还是个任重道远的工程,个人不建议搞什么用户最多、成功率最高,这种废话型概念模式,多贴近现实、多贴近网络情感的培养需要,应该还有戏!(作者:灵戈)

 

2010-04-03

它翻墙了,它离开了吗?没有,可能翻墙技术还不够老练,跌倒在墙脚,在墙的那一头有人喊“喂,那边的风景怎么样,你翻过去了吗?”,它呻吟着举起一只手摇摆着,“是的,我还在,我还活着”。

2010-03-17

听说谷歌“又要走了”,之前经过爬墙翻墙返回几番折腾又回到了原点。第一次说走的时候,很多网友怀着不舍给它送花;这次,谁为它送行?

 

谷歌撤华事件,微软等互联网巨头纷纷对其作为表达了不满,有人说它们如此力挺中国无非是出于私利的考量!如果他们不在中国混,老天保佑他们不啃声就不错了,还指望了它会如此良知。当然,从我的理解来看不能一概而论,比如微软它应该比谷歌更了解中国,它懂得什么叫入乡随俗,什么叫既来之则安之! 一个人,一个企业都有机会变得伟大,但这个伟大的前提,除了办完伟大的事,还得人们认同他伟大;然而,谷歌办的事伟大的事吗?有多少人认同它的伟大?或者是它自以为很伟大,帮着用户做不负责任的伟大。 没记错的话,前一段时间谷歌CEO刚表态“正寻求继续留在中国运营的解决方案”,此后GOOGLE多次称正与相关部门协商,相信会有个满意的结果!

3月10日,谷歌副总裁黄安娜(Nicole Wong)却180度大转弯对外表示“如果北京要求谷歌必须审查网络搜寻结果,它或者会选择退出全球人口最多的中国网络市场,谷歌准备撤离中国”。

今天,正在出席全国两会的工信部长李毅中被记者追问:“谷歌”在中国的网站取消对它搜索结果的限制的话,就像他们说的那样的话,中国政府会有什么样的做法?

李部长答:“谷歌中国若取消搜索结果限制后果需自负”我想观众的耐心也耗得差不多了,也急待着结果,不过看样子和上回一样,这只是令人急切的消息;结果不管去与留,相信对大多数人而言都不会有震动性,因为我们现在更关注结果,请求别无限期浪费我们的电费网费! 没错,谷歌确实有很棒的技术和服务,没错事实上中国网民也需要它,甚至习惯它在搜索领域给大家带来的惊喜,推进了中国搜索领域的良性竞争。

但“撤离”这一表态,和入华近十年且已经运营成熟的谷歌来说明显不相符,这是在要挟,这是被指使,还是意气用事,这真的是件伟大的事?面将近十亿的网民、面对一个社会主义大国,它高估了自己的筹码,高估了自己对事态发展的驾驭能力,如果它最终确定要这么做的话,这只能说明它还是个不懂事的爱耍个性的孩子,。

 如果它真的要走了,它将不是一个人,它带上了对其寄予厚望的用户,以他们作为筹码!不,谷歌这次只有自己,拖着疲乏争议的身躯,留下了寂寞的背影。(作者:灵戈)

2010-03-10

现在看来,在电商经济涌动的浪潮中,“网店实名制”就像洪水来临前警铃声。它时刻警醒着业内各方,一方面是一群忐忑不安的基层从业者对“网店实名制”进展保持着一种貌似于自卫的警惕,另一方面又有一股来自消费者层面和大卖家的呼声,他们期望通过实名制能实现维护自身利益的目的。因此,在风与浪、顶与踩的舆论风波中,关于网店实名制的争论自发起以来就从未停止过。
其实从“网店实名制”这个问题的表面来看,它将是电子商务发展历程中的一个必经阶段。俗话说“无规矩不成方圆”,就中国电子商务的发展趋势而言,体制基础的完善无形中也就包含了类似于“网店实名制”这些东西。但是我们必须考虑一个现实的问题,正如中国的国情一样,我们还是发展中国家,电子商务这个新兴的经济势力在凸显出其强大爆发力的同时也让我们看到了它脆弱的一面,比如诚信体系、体制基础不完善和政策支撑不足等等,虽然我们都发现了这些问题,但时至今日我们不得不承认这些问题其实已经形成了一个强大的“利益抗体”,当有某种力量去触碰这些“利益抗体”的时候自然而然的就会产生反弹力量,会产生某种激化情绪,结果可能会如我们担忧的那样“好心办坏事”。
事实上,在目前几大电子商务平台中,淘宝、拍拍、有啊等都已对其网店卖家施行了实名制管理,但这与政府相关部门执行实名制管理是有区别的,据笔者了解目前上述几个网购平台对网店的实名制认证基本是免费,也就是说他们在开店过程中除了商品人力才成本等外,基本还可以实现零成本开店,可要转到有关部门来认证颁照什么的,结果会怎样还很难说。
因此,“网店实名制”什么时候搞,这并不是大家关注的焦点,我们紧盯的是到头来究竟会怎么搞。正如当时热闹网店执照时就有相关部门的官员表态“网店不同于传统门店,不能照搬传统的模式来管理网店”这也是我一直为之赞崇的看法,包括工商总局局长周伯华近期在接受新华社采访时就澄清“网店实名制的问题还在研究中”,可见相关部门对此也是持谨慎而非急于求成态度的。
作为从业者,我个人其实对“网店实名制”本身并无多大的质疑,或者说从骨子眼里我还是期待它出现的,但想到“网店实名制”后面跟着而来的这税那费时我又会莫名的产生厌恶感,这种厌恶感的来源并非是一毛不拔尽想着免费午餐,而是“收费”这玩意一乱起来可不是凡人能吃得消的,为什么有一部分人会对网店实名制有恐惧心理,问题根源还是在实名制实施过程中的可能出现的体制缺失让从业者缺乏安全感,我想他们不是对“网店实名制”本身所起的作用不信任,而是对执行“网店实名制”的管理部门不信任。相信解决了这个“彼此信任”的问题,大多数网店对实名制的恐慌也就迎刃而解了,而“网店实名制”造福于行业、造福于消费者的美好愿景也才有望得以实现。(作者:灵戈)
工商总局局长周伯华对网店实名制的看法:
网络经营行为必须对社会负责,经营者必须承担起这个责任。对于一个合法的、有社会责任的经营者来说,实名非实名都是一样的。对于一个违法经营者来说,无论实名与否,只要你有违法行为,国家执法部门都要找到你,让你承担这个责任。
总体来说,大多数人,特别是所有正直的人都会赞同这一点——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文明程度的提高,谁不诚信,谁就无法经营下去、无法生存下去。在这种前提下,我们的监管工作就要更多地体现为促进产业的发展、服务产业发展。因此,在相关法律法规制订过程中,我们将广泛听取各方面意见,既要让消费者满意,也要使经营者满意。

2010-02-25
虎年注定了一切将会来得很凶猛,2010年央视春晚的广告和收入也不例外;一台集众明星欢聚几个小时的晚会创造了近十亿的收入,也只有大国企央视有这个魄力让广告主们使劲砸钱。
往年春晚人们回味的是节目的经典,今年春晚结束后“春晚收入、春晚广告、春晚明星、春晚保鲜”的话题在各媒体迅速散播蔓延,各方评论对2010虎年春晚好像颇有意见,业者担忧春晚还能否继续红火,观众担忧春晚节目“轻品质重广告”的致命性退步是否意味着什么。对央视春晚而言这是个沉重的打击,而从往年的压轴赵本山小品到今年变成套广告最多的“春晚最烂节目”,有观众甚至发帖跪求赵本山别上春晚了;可能央视也感觉到了什么,趁老赵还没被“轰下台”之前狠狠捞一笔、趁地方台还没完全替代的时候广纳粮草?显然这时候赵本山是商业化受益者,也成了被舆论攻击的“挡箭牌”。
除了来自业者和观众的舆论担忧外,近年来地方台的围攻和网络视频节目的振兴也令央视春晚颇感压力。在往年,大年除夕夜看“央视春晚”似乎成了难以割舍的习惯,逢亲朋好友或多或少的会提及有关春晚的话题。但经过前两年地方台春晚节目的影响铺垫,2010或者我们已经开始动摇那个难以割舍的习惯,有亲戚说除夕夜手中遥控器在观看央视春晚时会不经意的想看看其他地方台的春晚节目,这是为何!“央视春晚”已经不如往年的吸引力了?地方台的春晚或者更吸引你?别想太多,观众忠诚度倾向的原因总是很简单的。
《中国新闻网》在一篇“央视春晚深陷困境地方卫视上演厮杀抢观众大战”的文章评论称:“经过25年的风雨,整个中国电视界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娱乐文化、美学标准都在改变,在这种情况下,中国电视业必然迎来百花齐放的局面。地方台春晚个性鲜明、地域特色突出,在口碑方面,有的甚至超越了央视春晚;各具特色的春节晚会,也在一定程度上,满足了不同受众的娱乐需求”。
正是在这种观众精神文化需求多元化的环境下,“轻品质重商业”变成了央视春晚的致命伤,俗话说“有钱能使鬼推磨”,“钱”能使春晚变得更具影响力、更具吸引力、更多创新力,同时也可以毁掉这个有着25年口碑的皇牌节目。我想说,观众和业界看今年春晚反馈如此多意见,对央视而言是一个“警报”,不用过多少年,如果在资源对等的情况下,即便央视春晚有强盛口碑的影响力,它能否继续稳住观众手中的遥控器,没人敢打包票。事实上先兆已经出现,我们看到“春晚”这个美好的回忆正在被一种叫“过度商业化”的病毒侵蚀。
看完赵本山的《捐助》小品、看完刘谦的魔术节目,会有一种被强奸的感觉,而凶手正是让人又爱又恨的“商业广告”。当一台原本精彩高品质的节目被强行植入过多广告、当观众被强行接受广告时一切都变了味道,我们不再讨论节目的妙笔之处,而在评批广告砸了节目的精彩;节目本身传递的信息“被改变”,观众潜意识的意愿“被改变”,更可气的是导演还嬉皮笑脸说“他们是自愿的”。是的,春晚这个神话般的“财源”正为央视带去一年一次淋漓尽致的极兴高潮,赚得满盆满贯;然而观众却被愈演愈差的节目压抑着,他们会无聊,最终可能只有用遥控器转台来自我安慰并表达“不满意”,届时亏得可不只是一次高潮后的快感。(作者:灵戈)
2010-02-02

iPad一面世,国内外业界异口同声的叫“雷人”, “iPad纯粹是iPhone的扩大版”这句话,我初步表示认同,虽然我知道这可能会伤到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先生的自豪心,因为他把iPad称呼为“苹果史上最具革命性的产品,是他在苹果最大的骄傲”,如果真是那样的话,我非常愿意诚恳说声“I am sorry, Mr. Steve Jobs”。
iPad有很强的震撼力吗?当我第一眼看到它容貌的时候,我这样反问自己;再当我看完iPad的功能的时候,我开始怀疑自己,苹果究竟在卖什么。让我们先一起欣赏一下苹果对iPad坐得曼妙描绘吧:


“iPad,这一革命性的奇妙装置将我们的先进技术尽集一身,其价格同样不可思议”
灵戈:是的,将iPhone放大后也算是个奇妙的创举,但这不是童话;或许,对您而言美金的魅力更奇妙吧,真不可思议,竟然才499美金,仅相当于一部iPhone的价格。
“毫无疑问,这是体验网络、电子邮件、照片和视频的绝佳方式”
灵戈:您是说电子相册?那个可以浏览数码照片的电子玩意?
“令人不可思议的是,我们竟能将这么好的点子装进如此纤薄的装置中”
灵戈:貌似很眼熟,这句话在发布iPhone的时候也说过吧?哦,Mr. Steve Jobs这话过时了。
“一推出,就有140000个应用程序触手可及”
灵戈:没错,iPhone拥有数十万个程序,几乎能做任何事情!哦,不好意思,套错了。
看完上面奇妙绝伦的描绘,您是否有飘飘然的感觉?反正我是有点了,不过朕定力强,勉强还能顶住,要知道被iPad雷到也是一件幸福的事。
OK,言归正传,作为iPhone的升级版,我们暂且这么认为吧。它长得确实很漂亮,苗条诱人的身材,醉人的脸蛋,想必拿在手上肯定会有一股激动,尤其是当手摸上去的那一刻(笔者还没摸过,遐想的)。回头看看,07年自iPhone面世引起阵阵骚动至今已有2年多时间,我能想象在这段时间,苹果肯定是承受了不少寂寞的煎熬;两年多时间,iPhone从美国卖到中国,期间就像炒冷饭一样,冷了又热,热了又冷,足足坚持了两个春秋,说心理话,我由衷的佩服一款小小的电子产品竟然有如此的魅力。
看着iPhone渐入冷淡期的时候,乔布斯大手一挥变出了个安慰品iPad,长方形的比iPhone大好几倍,苹果又开始“革命”了。其实想想作为一个技术创新型的企业,苹果是痛苦的,它的痛苦不是赚不到钱,而是要怎么样让用户对它保持持续的关注,要怎么样让用户对它保持期待。我们知道,当别人对你长期寄予厚望的时候,你应该持续的有所作为来满足大家对你的期望。我想苹果也是这样,iPad出现先不说它捣起了一场什么革命,起码它在一定程度上满足了用户对它的期待和关注,虽然iPad推出之后苹果股票狂跌了1.41%,但这对于用户而言并不重要。
因为用户真正关注的是iPad究竟是个什么东西?前后一看,它是iPhone的放大版,是苹果一体机的升级版(多了个触控功能)。苹果自称它为革命性的东西,如果单纯从外表和所具有的功能来看,这个表述有点牵强;但你要读读“平板电脑”这个关键词的时候,你会发现,苹果革命的不是电脑,而是电脑的用户的使用习惯;回家看到我那部又大又笨重的台式机,我是深有体会。
目前市面上销售的不管是笔记本还是台式机,终究难以离开键盘鼠标这个两个东东,因为欧美已经习惯了;但随着“平板电脑”的面世,可能我们再也不用听到敲键盘、点鼠标那嘀嘀嗒嗒的声音,也就是说平板电脑的出现彻底把我们手指关节的运动给终止了,当你只有一根手指头轻轻滑动在屏幕面板上的时候,你会深刻体验到什么叫爽,苹果就是要让你爽,而这个“爽”也就被当成了一种操作体验的革命,一种懒式的时尚,真奇妙。
记住,当有一天所有计算机用户身体机能下降的时候,一定要找苹果索偿。因为是它使得我们越来越懒,变成像虔诚的坐在上帝前祈祷的信徒,即便它把我们钱包掏空了,我们还得说一句“感谢上帝,阿门”。是的,科技的进步往往是有失有得的,最终究竟是失大还是得大,一时无从判论;但有一点,当苹果它爸抱着一堆美钞在数的时候,转头一笑最想说的肯定是”不要迷恋哥,哥只是个传说”,不要责怪哥,哥也会有寂寞。(作者:灵戈)